國立花蓮女中打工 雲南老兵的抗戰勝利日:想念戰友 祈盼和平

找打工-找學校附近打工、飲料店打工、便利商店打工、7-11打工、加油站打工、全家打工、全家便利商店打工、OK打工、校內打工、學校打工、學校實習、打工技巧、打工高薪、課後打工、下課打工、半工半讀、工讀生、服飾業打工、服務業打工、鼎王打工、頂好打工、全聯打工、松青打工、王品打工、老四川打工、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
私立穀保家商打工私立弘文高中打工
時薪$300工作-顧問工作、翻譯、中翻英、學生工讀、學生家教、台大家教、英文家教、政大家教、清大家教、交大家教、成大家教、家教班、台北家教、英翻中、文件英翻中、聽打、英文逐字稿、英文字搞
私立中華工商打工
找打工-找學校附近打工、飲料店打工、便利商店打工、7-11打工、加油站打工、全家打工、全家便利商店打工、OK打工、校內打工、學校打工、學校實習、打工技巧、打工高薪、課後打工、下課打工、半工半讀、工讀生、服飾業打工、服務業打工、鼎王打工、頂好打工、全聯打工、松青打工、王品打工、老四川打工、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
中新網昭通9月3日電 雲南老兵的抗戰勝利日:想念戰友 祈盼和平

中新國立花蓮女中打工財團法人辭修高中打工社記者 馬騫

3日,雨後的雲南彝良城郊,汽車沒法再爬上饒懷玉家的山路。記者沿著崎嶇的山路走了大約半小時,來到彝良城郊半山腰的一座院子里。89歲的饒懷玉看到有客人到來,顫顫巍巍地舉起右手,敬了個軍禮。

電視裡,閱兵正要開始,饒懷玉急切地期待著。他說,無數戰友若泉下有知,一定會欣慰安息。

1941年,中國抗日戰場正吃緊時,15歲的饒懷玉被抓壯丁走上了戰場。1942年8月至1947年12月,饒懷玉在中國遠征軍第五軍200師600團三營八連參加過雲南騰衝、松山戰役。1948年1月至1949年9月,他又被編入盧漢、龍雲第74軍監護13團服役。

戰爭中,他們看到的、聽到的儘是日軍的暴行。

「日本人太霸道了,到一個地方殺光、搶光,糟蹋婦女,連兒童都不留一個,很多村子都安安靜靜,沒有人煙」。說起日軍的暴行,老人氣憤難平。他說,他和戰友們只能把滿腔的仇恨化作抗擊日軍的動力,浴血奮戰,每場戰鬥都異常慘烈。在騰衝,他們一個排60多個人,僅剩下4個。「第一天就把我的輕機槍射手和重機槍射手給打倒了」。

騰衝光復后,饒懷玉又奉命前往松山,經歷了艱苦卓絕的戰役,市立大理高中打工最終取得戰爭勝利。

說起這些關於戰爭的場景,老人的手緊緊地抓著衣角,彷彿那些記憶,仍在眼前。

閱兵開始,看到老兵方陣駛過,饒老泣不成聲,全家人也都跟著紅了眼角。「我們損失了多少同志,死了多少青年,才得到幸福,一定要好好珍惜」。

「拿起槍桿殺敵人,打完敵人好活命。我們中華軍人真勇猛,拿起刀槍保衛我們的家鄉……」饒懷玉激動落淚,唱起軍歌。

在離饒懷玉家不遠的地方,92歲高齡的老兵鍾遠洪也正在看閱兵。

76年前,16歲的鍾遠洪父親被抓壯丁,他主動站出來替父從軍。他參加過雲南騰衝、松山抗日戰役。后被編入傅作義部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打工隊的炮十三師服役,1949年10月在解放軍部隊服役,后又參加了抗美援朝戰役。

「我是炮兵,打的仗不下於幾十次,當時打仗,每次戰爭不死800都死1000的人,但除了第一次打仗害怕過外,後面再沒害怕過。」談起那些戎馬生涯,鍾遠洪回憶市立木柵高工打工並感慨:「當時真的是一寸山河一寸血,我每一腳下去都睬到血,就是希望自己能多打死幾個鬼子。我還曾在抗美援朝中立過二等功呢。」

由於年事已高,鍾遠洪的回記已有些許零碎和散亂,但笑容始終掛滿臉龐。

1952年鍾遠洪退伍后至今在家務農和休養,現在和80多歲的老伴一起生活,有兩女四子,也常經常照料著老人的生活。鍾老每隔兩三天也會走到離家約4公里的彝良縣城,去茶館喝喝茶,坐上兩三個小時又步行回家。

「國家現在對我們這些老兵很關心,每個月有600元左右的補助。」鍾遠洪說。

閱兵結束,鍾老坐在門口,遙望遠方,偷偷抹眼淚。老人的「遠方」正是騰衝方向,艱苦、慘烈的市立陽明高中打工騰衝戰役曾讓無數戰友血染山河、長眠異鄉……(完)

(原標題:雲南老兵的抗戰勝利日:想念市立永春高中打工戰友 祈盼和平)



私立協同高中打工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